调研活动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完善的路径与重点

来源:本站原创   拟稿:   签发:   发布时间:2013-05-23 14:47   阅读:390   【字体:    【打印】

 

  青岛大学法学院教授董和平指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是我国宪政体制的基础和核心。现行宪法颁布以来,人大制度建设在组织体系、工作制度、职权行使、代表选举等方面成就巨大。未来人大制度完善要致力于理顺与执政党的关系,加强内部工作制度改革,推行代表的“非行政化”和常委会委员的专职化,优化代表选举机制,强化对人大权力行使的社会监督。

  第一,理顺“党”、“国”关系,树立人大权威。理顺“党”、“国”关系,既是一个法律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需要大力度的政治体制改革才能最终解决。现阶段可行的办法,就是从中国的政治国情和实际需要出发,进行政党立法。通过政党立法,规范执政党的领导地位、领导方式和领导程序,划清在具体权力行使上执政党与国家权力机关的职权范围和责任界限,就能够取得执政党和国家权力机关双向加强的“双赢”效果,也能由此理顺宪政权力内部关系,强化宪政监督和宪政法律责任,权力腐败和效率不高的问题也有望逐步获得解决。

  第二,推行代表的“非行政化”,强化人大的民意代表性。推行人大代表的“非行政化”,就是要减少官员代表的比例,还人大以“民意代表机关”的本来性质。具体应做如下调整:首先,“一府两院”的领导不宜担任各级人大代表,形成监督者和被监督者的适当分离和角色界限,以保证人大作为法定监督机关的内在统一性、权威性和监督的有效性;其次,各级各类领导兼任人大代表的比例要有适当限制,确保无任何领导职务的群众代表要占到代表总数的半数以上,这样才能构筑起政权运行的坚实群众基础;其三,群众代表中要增加农民代表的比例,要有各类社会弱势群体的代表,以保证权力机关社会代表性的均衡,实现政权的民主性和公正性。

  第三,逐步推行人大常委会委员的专职化,增强人大工作效能。强化人大的权威需要建立专职代表制,这是许多学者的共识,但在我国现阶段并不现实,与我国地域辽阔需要保证人大代表的广泛性、各级人大代表人数太多和国家财力负担过重的实际情况存在一定矛盾,基本上没有可操作性。因此,现阶段最现实的办法,就是逐步推行人大常委会委员的专职化。一方面是因为各级人大常委会规模较小,实行委员专职化不会影响国家权力机关本身的代表性,不会过多加重国家的财力负担,便于现实操作;另一方面也是加强人大常委会工作的现实需要。各级人大常委会承担着繁重的立法、监督和其他工作,对常委会委员履行职责的专业性、责任心和全力投入要求更高,实行委员的专职化对于缓解人大常委会的工作压力、提高其工作效率和工作质量意义重大。未来的宪政建设在这一方面要加大力度,大幅度增加人大常委会专职委员的比例,最终实现各级人大常委会委员的专职化。

  第四,改革人大会议制度,适当延长会期,提高人大议事质量。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的主要工作方式就是通过开会行使法定职权,选举、讨论、决定、立法、监督都必须有充分的会议时间作为保证。我国人大会议期限过短,严重影响了人大及其常委会法定职权的有效行使,这也是我国人大工作中议事质量不高、职权行使走形式、人大没有法定权威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应增加人大及其常委会的会议次数,适当延长每次会议的会期,同时辅之以会议准备的细致化,给代表和常委会委员以更多的会前准备时间,以保证其会内职权行使的质量。

  第五,引入竞争机制,优化人大代表选举过程。要提高人大代表的素质,树立人大权威,就必须改革选举制度,设立竞选机制,允许独立候选人自荐参选,保证选民被选举权的实现。当然,将竞争机制引入选举也要严肃慎重,要进行充分调研、科学论证,要建立相应机制予以严格规范。对选举竞争机制要有实体和程序规范,确定竞争参选的提名程序和资格审查条件,规定竞争参选的具体方式、竞争过程的监督、竞争舞弊的防止和惩戒措施,以保证竞争选举过程的公开透明和公平。

  第六,开放新闻自由,强化人大权力行使的社会监督。首先,要加强民主党派的自身建设和参政能力训练,同时要优化政治环境,鼓励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以整体方式参政议政,还要通过政党立法保护其权利规范其行为,使其真正成为独立的政治主体和社会监督力量;其次,制订新闻法,与人权保护和法制建设相配套建立新闻自由制度,开放新闻舆论,规范网络管理,给人民提供自由发表政治见解和社会意见的平台,形成一种国家权力行使过程的强劲舆论监督氛围;再次,要完善现行申诉控告机制,整合各类信访和申诉受理机构,理顺隶属关系,赋予其独立处分和督办的权力,强化其责任追究机制,使公民不但告状有门而且能产生效果得到公正处理。最后,建立外部监督与内部监督的协调联动机制,设置有效途径和专门机构,保证外部监督系统能够及时启动内部监督系统,从而使外部监督有效发挥作用。

 

 

底部
回到顶部